人人都懂大道理,却难控制小情绪

少年法学苑   12月22日

这一天一位朋友同我说,“我这几天心情蛮好的。”

我愣了好一会。“那挺好的呀”我说。

一周前,他搞砸了一场很重要的考试。

我知道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准备这场考试,所以他和我说这些,我一时间有些疑惑。

“为什么跟我说这个?”我问他。

“我这几天心情蛮好的”他说,“但那是因为大家都希望我振作。可是我想要继续沮丧下去。这么多的心血都付诸东流了,它值得我好好沮丧。”

“可是我已经让亲人们太担心了。”他接着说,“他们鼓励我,也很关心我,我不好意思不高兴。”

“你能高兴起来吗?”我问。

“能。”他说,“但是不对劲,这种状态不对劲。”

叹了口气,“这几天虽然有很好的时候,但现在回想起来,我难过得连哭都没有力气。”

“我可以沮丧吗?”最后他问我,“一会就好,可以吗?”

努力感到高兴,不好吗?

努力使沮丧的人振作起来,不对吗?

增加好的情绪、避免坏的情绪,难道不应该是对个体最有益的生存方式吗?

一个人要感到幸福,难道不应该努力让自己充满好的情绪吗?

他在创伤以后那么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情绪,他转移注意力,甚至已经成功地使自己感到了“心情不错”,但他为什么还是会觉得“不对劲”?

也许有时候,好的情绪不一定真的“好”。

近年来,好情绪的数量,都是心理学家们研究个体的幸福状态的重要项目。

好情绪当然就是指那些积极情绪,快乐、满足、安全、愉悦等。

这些好情绪一直都被当作成就感、自尊和社会关系满足感的预测指标。

这完全可以理解,是不是?谁都不想要坏情绪,谁都不想要愤怒、害怕、悲伤和无可奈何。

它们是危险的征兆,它们会伤害我们的心理和生理健康,也会影响我们的社会功能,和周围人的情绪。

可是,有时候,“坏情绪”才是“对”的情绪。

当我们面对不公平事件的时候,也许愤怒是那个对的情绪;当我们面对丧失的时候,也许悲伤才是对的情绪;当我们面对重大决策的时候,也许紧张是对的情绪。

一个人总能放心地去体会当下对他来说“对”的情绪,即使那些情绪是“坏”的——这件事本身就很幸福。

一个人能放心地悲伤,可能是因为知道身边有可以替他排解悲伤的人;

一个人可以放心地愤怒,可能是因为他们自己有解决这件令人愤怒的事的办法;

一个人可以放心地沉浸在负面情绪里,可能是因为,只要他们想,他们就能立刻摆脱这些情绪。

这是一种多么幸福的状态啊。

那些不幸福的人呢?

他们可能只有不断责问他们“你怎么又不高兴了”的父母,可能必须面对“生气也没有用”的局面。

他们不敢悲伤,因为他们没有面对悲伤的能力。

他们害怕负面情绪会像海浪一样,让他们永远也上不了岸。

对一个人来说,当悲伤是他当下最需要的情绪的时候,那这时悲伤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朋友,虽然我也不愿意眼看着他沉浸在沮丧里,但他如果觉得沮丧是现在最必要的情绪,那费尽心思使他高兴起来反而会给他更大的伤害。

只要他在想要停止沮丧的时候就能停下来,那能够尽情沮丧也算一种幸福。

幸福是总能感到对的情绪,这是因为幸福是一种能力。

这种能力让人觉察和掌控,而觉察和掌控带来自由。

我们无法完全掌控别人的行为和事态的发展,我们无法说服亲人不要为我们一时的悲伤担心,无法完美解决所有问题。

但我们起码能学会掌控自己的情绪,在需要它的时候尽情感受它,在不需要它的时候又能立刻摆脱它。

情绪就像一只小狮子,看起来很莽撞;

但像优秀的驯兽师一样驯服它们以后,它们不过就是每个人怀里的大猫而已。

点击全部